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历史钩沉
 
 
智擒天皇表弟赤本大佐(图)

 
刘  岳
 
  毛泽东年轻时期,很欣赏“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”一语。
  1938年2月,毛泽东指示八路军前方总部和晋察冀军区:以雾灵山为中心,开展游击战争。

宋时轮将军  图片来源: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
 

邓华将军  图片来源: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
 
  为配合冀东大暴动,1938年6月,八路军第四纵队在宋时轮、邓华的率领下,分两路通过平绥路,向冀东挺进。
  7月,冀东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举行了震惊中外的抗日大暴动。暴动波及长城以南、乐亭以北、昌黎以西、三河以东的冀东广大地区,基本上摧毁了日伪对冀东广大农村的统治。
  冀东大暴动吓坏了日伪当局,他们调集兵力,残酷镇压,第四纵队大部和起义武装被迫撤回平西,只留下3支小队伍坚持战斗。其中就有包森支队。
  包森,原名赵宝森,又名赵寒,1911年7月生,陕西蒲城县人,1932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37年3月,赴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;1938年6月,率40多人到冀东兴隆一带,以盘山为中心开辟抗日游击区;1939年秋,被任命为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十三团团长。

八路军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包森   图片来源: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
 
  他创造了以少胜多、以弱胜强的奇迹。老百姓称它为“包司令”,而日伪军则把他视为克星,经常以“出门打仗让你碰上老包”为咒语。
  在敌强我弱的艰苦环境下,包森为了保存实力,机动灵活地打击敌人,将部队化整为零,分成若干个小游击队,利用熟悉的地理环境和群众的支持,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。
  1939年4月25日晚上,由支队部的贾振远、第五大队队长年焕兴、队部手枪班侦察员马兰田、警卫员王志民(真名夏永江)、还有3名战士等7人组成的的小游击队,奉包森的命令,到遵化县城北张家坟(属孟子院村的一个小自然村)执行侦察任务,当夜就隐蔽在村里。
  26日早上,一身当地老乡打扮的几个战士,一起帮老乡脱坯。脱坯的地点在一个坝台上,前面不远就是一条东西向的乡间小路。
  快到晌午了,就见打西边走来了3个人。前边一个人穿粗布便衣,相距不到一百米,后边有两个穿大褂的,像个买卖人。
  侦察员马兰田眼尖,走近一看,可把他吓了一跳:走在前边的人,不就是和他一个班的王振西吗。听说两三个月前他被捕了,怎么在这乡间小道上突然出现了呢?
  马兰田对年焕兴、贾振远使了个眼色,装没看见,继续给老乡干活。支队部的贾振远小声说:注意!听我的命令。
  王振西也认出化装成老百姓的他们,就快步走到年焕兴跟前,用胳膊肘子(右手受伤)碰了年焕兴一下,冲着马兰田用嘴一拱,小声说:后边是鬼子和翻译。
  等到这两个穿大褂的人走到坝台下,贾振远、第五大队队长年焕兴和马兰田同时拔出手枪,从坝台上跳下来,用枪口顶住两个人的腰眼儿大声喝呵道:不许动!。
  日本宪兵司令刚想掏枪,手还没把枪掏出来,就被战士们撕开大褂,缴了他的花口橹子手枪。
  制服了这两个人,王振西说:快走!鬼子大队就在十里铺。
  十里铺离这儿不过二华里,战士们赶紧押着鬼子和翻译往北走。没承想日本宪兵司令嘴里叽哩啦地叫着,就是不走。
  情况紧急,年焕兴找来一条猪毛绳,三下五除二把鬼子捆上,连拉带拽,往侯家寨赶紧撤退。
  路上,贾振远边走边盘问那个翻译。原来,那个家伙姓孙,遵化平安城子人,是在“家礼”(即冀东一带对青红帮的称呼,俗言三番子)的。正巧贾振远也在兴隆县厂沟(上庄)入的“家礼”,便和那个翻译说起了行话。从翻译嘴里得知,鬼子叫赤本,是宪兵大佐。翻译一再表示,以后再也不给日本人干事了。
  走了十几里,快到侯家寨的时候,后面的枪声越响越密,估计是鬼子的大队人马发现后追上来了。
  赤本一听枪声,耍起了赖皮,说什么也不走了。于是,战士们生拉硬拽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他拖到侯家寨北边长城楼子里。
  实在是拖不动了,战士们开始审间他。就见赤本叽哩哇啦地叫着,战士们一句也听不懂,只好让翻译给翻译一下。原来,赤本说他要找包森,要和包森见面。
  枪声越来越近、越来越密,必须赶紧离开这里,否则有被包围的危险。
  贾振远指着翻译征求大家的意见:把他放了吧!几个战士谁也没说话。贾振远便对翻译说:你走吧!翻译赶忙作个揖,说:谢谢几位!转身一溜烟跑了。
  拖着赤本,大家继续往北撤。过了长城,后面的枪声还在响着。
  傍晚,大家到了只有几户人家的马蹄峪北边开庄柳树沟子。又渴又饿,战士们就在一户老乡家吃饭。
  战士们给赤本盛上一碗,没承想,这家伙死活也不肯吃。
  吃完饭,战士们叫赤本走。就见这家伙跪在地上,撕开大襟,露出脖子上系着的小铜佛爷,嘴里不停地叨叨咕咕,像是在念佛。
  看到赤本又耍赖皮,一个矮个战士就从身后拽他。不料赤本腾地站了起来,侧身就是一脚,把小个子战士踹出去好远。这下把战士们气坏了,上前按住他。
  赤本一边嚷,一边又跪在地上。
  贾振远和年焕兴商量几句,对大家说:后边的鬼子肯定会紧追不舍,干脆把赤本就地处决算了。
  于是,王振西跑到老乡家,拿来一把旧斧子,照着赤本的脑袋连砍三斧,边砍边解气地说:叫你不走!叫你不走!

砍死赤本的斧头    图片来源:河北遵化党史网www.zhdsw.org
 
  三斧子之后,就见赤本瘫在地上,立马没气了。大家又七手八脚把死尸拉到房子北边的河沟里,刨坑把这家伙埋了,然后在上面插上一个柳枝作记号。
  埋完赤本,年焕兴对贾振远说:咱们分头撤吧。
  于是,贾振远、王振西和马兰田往东,年焕兴几个人往北,分头转移了。
  贾振远、王振西和马兰田人在马蹄峪北边山里藏好,王振西才得空把骗出赤本的经过讲给大家听。
  原来,春季大“扫荡”后,赤本认为八路军被消灭得差不多了,遗憾的是没逮住包森。这家伙突发奇想,想找包森面谈,劝他投降。如果不降,就设法活捉包森。
  有汉奸告诉赤本,前不久被捕入狱的王振西,是包森警卫班的战士。于是,赤本就把王振西从监狱提了出来。
  赤本问:你的,包森的警卫员的干活?领我们找包森的干活?
  明白了赤本的意思,王振西捉摸:找包森,倒是是个逃跑的机会。万一碰上游击队,兴许还把鬼子活捉呢!
  想到这儿,他装得恭敬地说:我是包森的警卫的干活,知道他经常住哪儿!
  赤本便说:你的,带我去找包森。我要和他面谈的干活。
  王振西满口答应:那行!那行!
  把赤本带到十里铺后,王振西对赤本说:太君带这么多的人,包森看见,还不跑喽的干活?再说,太君这身衣裳也不行啊。
  赤本觉得此话有理,就叫人找来礼帽、大褂,他和翻译都换上了便装。
  赤本万万想不到,他不仅没有活捉包森,反被八路军活捉了。
  三四天后,在侯家寨东面的禅林寺,大家见到了包森。
  包森握住王振西的手说:活捉赤本,干得好,你们为抗战立了一大功!
  贾振远惋惜地说:可惜,赤本叫我们处死了,没有能把活的带来。
  包森一听,笑着说:处死也有功嘛!

日本昭和天皇裕仁  图片来源: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
 
  赤本是日军驻唐山的特务机关长、宪兵司令、天皇裕仁的表弟(据遵化党史办公室程水星同志讲,赤本是天皇表弟一说,是当时的翻译官对马兰田等人讲的,后汇报给上级。1946年,叶剑英曾提过此事。但一直未见文字记载)。赤本被俘,非同小可,在日本国内震动很大。于是,日伪军出动大批兵力,到处“扫荡”,企图夺回赤本。
硬的一手不行,日伪军又来软的一招。
  日军在冀东张贴布告,一个是《致八路军包司令官》,请求释放赤本司令。另一个是《告冀东人民》,晓谕三事:第一、有赤本司令在何地相告者,赏洋五千元;第二、见过赤本司令官一面或代交司令官手书者,赏洋二千五百元;第三、带有赤本司令官口信者赏洋一千元。
  他们还强行派遵化城里的商人往山里送信,提出愿意用50挺机枪、数十箱子弹换回赤本。信封有二尺长,上面写着“面呈包长官”。
  马兰田到侯家寨侦察情况,给包森还真带回了一封。包森边拆封边说:鬼子还给我封官了。
  看完信后,知道送信人还在侯家寨等着回信,包森笑着说:告诉他们,讲条件嘛,两条:一是让他们滚出中国去,二是让他们投降。
  据说不久后,日军还派出汉奸女谍川岛芳子到遵化,带着日本兵到处宣传,要同八路军讲条件交换赤本。
  不久,八路军总部编印的《八一》杂志,刊载了活捉赤本大佐的战绩。
  1941年2月9日,《新华日报》发表记者袁勃撰写的通讯——《日本天皇表弟赤本大佐被俘记》。
  1942年2月17日,包森在遵化野瓠山与日伪军遭遇,突遭冷枪,胸部中弹牺牲,时年31岁

冀东抗日根据地的中心——盘山。图为天津盘山风景区唐代古塔。 刘岳 摄
 
  1990年,长春电影制片厂、天津电影制片厂联合出品了电影——《剑吼长城东》,片中的主人公鲍真,其人物原型就是包森。
  “千里击强虏,剑吼长城东。壮岁国难死,悲歌燕赵风。
 
  参考文献
    1.马兰田:《生擒日本宪兵大佐赤本》,载在《遵化文史
    2.生擒日寇宪兵司令赤本》,载《金秋》2002年10期
    3.北京电视台《真实档案》栏目《亮剑长城》第三集《智勇包司令》
 
  该文原载《刀锋舞者》 中共党史出版社 2010年10月第一版
 
 
 [关闭]